宮脇咲良&矢吹奈子 回顾挑战《PRODUCE 48》时高强度的日子

日经娱乐 Entertainment HKT48 Special 2019 宮脇咲良&矢吹奈子对谈翻译
~~

自2011年作为一期生加入后,一直是HKT48的核心成员,引领着组合人气的宮脇咲良。以及在『早送りカレンダー』(18年5月发行的第十一支单曲)中和田中美久一起担任center的人气成员之一,三期生矢吹奈子。两人自愿参加了从AKB48的成员中选出的,日韩共同播出的选秀节目《PRODUCE 48》,并成功获得了由12名日韩成员组成的【IZ*ONE】的出道席位。宮脇咲良和矢吹奈子将专注于IZ*ONE的活动,并且终止两年零六个月AKB的活动,再次回到AKB将是2021年。

在HKT48的历史中这个重要的时机,宮脇和矢吹在特别对谈中袒露了从确认参加《PRODUCE 48》到18年9月决定专任IZ*ONE这期间的心境和故事,另外,从22页开始是单独采访,回顾了迄今为止在HKT48的全部活动。
~~

【宮脇】

我在看韩国的偶像们的时候,一直就觉得他们表演的水平非常高。在HKT48这7年各种各样的活动大概都参加过了。正这么想的时候知道了《PRODUCE 48》这个节目。自己作为偶像来说至今学到的东西是否能在世界上也得到认可呢,抱着这样的想法想去挑战一下。

【矢吹】

我很喜欢参加试镜时候的那种紧张感。加入HKT48之后只参加过一次电视剧的试镜,那个时候也很兴奋。韩国的选秀和日本的应该不一样,感觉会很有趣所以马上就报名参加了。

【宮脇】

去了韩国立马就开始拍摄了。

【被摄像机的数量吓到了】

【矢吹】

一开始让我惊讶是有很多台摄像机。想尽量不去在意来着,但是平时有20到30台机器从各个角度在拍摄,更无法松懈了。之后开始根据能力分班,韩国的成员们都特别厉害,感觉这不是我该出现的地方。

【宮脇】

是的,有一种完了的感觉。甚至在想自己在HKT48这7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。听说参加的韩国成员都是练习生,但是看起来很厉害,舞蹈也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的。深切地感觉到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无法从日本走向世界的原因吧。不过,渐渐地也萌生了好胜心。

【矢吹】

休息的时候经常和一起来参加节目的AKB48成员聊天,也和没说过话的喵(AKB48宫崎美穗)关系变好了。喵会说韩语,还很了解日本和韩国的差异,教了我很多。

【宮脇】

分班后开始小组对决,和韩国的成员们关系也变好了。第一次体验成员们自己选center,站C的话我对自己的表现不是很有自信,而韩国的成员们都是朝着出道去的所以理所应当的想当center,感受到了想法的不同。

【矢吹】

组内交流的时候没有翻译在,所以刚开始都用手势交流。慢慢也能听懂韩语了,最后可以和大家用韩语日常交流,一起吃饭什么的了。

抢装(换歌)的时候发色还有妆容都要做改变,韩国在视觉上和日本挺不一样的,感觉很新鲜。

【宮脇】

根据歌曲妆容也会有很大变化,这还是第一次体验。表演BLACKPINK的歌的时候,也是至今第一次尝试很酷的妆容,特别新鲜,感觉发现了新的自我。

【矢吹】

我一直很在意遮脸毛

【宮脇】

就是所谓的“触角”对吧hhh(脸旁边的两撮毛看起来像昆虫的触角)

【矢吹】

哈哈是的。直到小组对决的时候都还有遮脸毛,但是韩国的工作人员还有化妆师都给我建议说不要留更好。虽然感觉会显得脸很大,但是现在已经习惯了。

~~

【宮脇】

韩国的粉丝们特别热情,比如,就算我的坐姿很奇怪他们也会说:“啊好可爱!)这样的。(笑)

【矢吹】

喜欢的成员在唱歌的时候,日本的粉丝会打call,但是在韩国大家会大声地喊成员的名字。

【宮脇】

《PRODUCE 48》是从6月播到8月,虽然就是短短的三个月左右,但是因为练习的强度太大了,感觉时间特别慢,好像一辈子都结束不了一样。(苦笑)休息的时候会去便利店买一种叫“merona”的冰淇淋。我和朱里酱(AKB48高桥朱里)还有miru酱(NMB48白间美瑠)经常一起吃。对于韩国的成员们来说是一直就有的冰淇淋品牌,所以看我们吃得特别高兴感觉很不可思议。

【矢吹】

还有,买了泡面来吃,真的很辣!

【确定出道的喜悦】

经过各种各样的评定还有对决,确定了出道的12名成员。其中宮脇是第二名,矢吹是第六名,最终确定了由12名日韩成员组成的团体“IZ*ONE”。12人中AKBgroup的成员只有宮脇、矢吹和本田仁美三人。

【矢吹】

最后一次评价之前的名次是第9,而且最后表演的也不是很好,所以到9位都没叫我的时候以为肯定不行了。结果居然是更靠前的名次,被吓到了。

【宮脇】

一开始很绝望,而且只有韩国能投票,所以能到第二名真的很开心。因为太开心了,完全没有因为不是第一而感到不甘心。关系最好的彩讌也进入了前12,可以一起出道了特别开心。

知道要离开HKT两年零六个月的时候感觉很失落,日本的粉丝们应该也是这样吧。而且也担心这期间HKT的发展,所以花了一些时间来调整心情。但是同时兼任的话有可能最终两边都无法兼顾。要进行新的挑战的话还是应该专心去努力,然后把学到的东西带回HKT,现在感觉这样是最好的。

【矢吹】

奈子呢现在17岁,再次回到HKT的时候快20岁了。一开始有点不安,但是其他成员特别温柔,彩讌像妈妈一样亲切,和大家一起努力的话应该可以继续吧。

【宮脇】

和hi酱(本田仁美)虽然没怎么说过话,但在第二次名次(第八期结束时)发表的时候,只有三个日本成员(宮脇、矢吹、本田)进入了出道位。“三个人一定要出道呀”,变得更加团结了。

【矢吹】

三个人都是比较爽快的人,最爽快的应该是hi酱吧。(笑)

hi酱之前叫我“奈子桑”来着,我让她叫我“奈子酱”就好了,想和她一起努力。

【宮脇】

确定要中止活动之后和同期的成员们聊了聊,大家都说会很寂寞呢,特别是村重(杏奈)。我对大家说:“在我回来之前不要毕业呀”不过大概也不太可能吧。(笑)

【矢吹】

我也和三期的大家一起去吃饭了,还给我准备了蛋糕。果然大家都说我走了会感觉寂寞的,mikurin(田中美久)也说感觉会“奈子loss”(奈子走了心里会空落落的)。(笑)

【宮脇】

回来的时候想提升作为偶像必备的能力。在韩国一首歌也要练习非常久,因此能展现出非常棒的表演。一些我看了之后被打动的表演,自己也想努力去做到。再把练习的方法传授给大家。

【矢吹】

比起记动作,在和大家合舞蹈方面我花了很多时间,让我感觉很惊讶。在日本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位置的数字,但是在韩国只有center的位置有标记,首先想多多练习,达到能通过视线就确定自己位置的程度。

~~

翻译by: 业余养崽爱好者 / 扫图by: 米雪

【字幕组考虑到可能有粉丝购买了但不会日语,因此提供翻译,不会提供高清及全部扫图。如果你喜欢的话,还请购买支持。】​​​​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